当前位置:ca88官网 > 影视影评 > 人心不能够,笔者不是药神

人心不能够,笔者不是药神

文章作者:影视影评 上传时间:2019-08-08

一开始看到9.0的评分,说实话,我不敢相信。但在这个充满奇迹的夏天,中国电影爆了个大冷门。 这部由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充满了现实主义的色彩,颇有印度电影的风格,这也从片头的印度歌曲就定下了基调。 本片讲述的故事,一言以蔽之:一位卖保健品的老板在利益与良心之间抉择的成长之路。细节我在此就不赘述,掏钱买票去看一看便一目了然了。文牧野导演以尖锐的眼光和辛辣的手法,向我们展现了最贴近民生的药品问题和法不容情的无奈无力之感。相互对立的势力,都代表着正义——法律上的正义和人性的正义,但这两种正义在当时的情况下水火不容,这也就增加了电影的悲剧性。我想,当警察局局长说出那句“法不容情的事情多了”的时候,心中多少也会有些无奈吧。由徐峥饰演的药店老板一开始只是为了钱,才干起了走私假药这个危险的行当。但后来黄毛砸的那一个杯子和吕受益的自杀让他从金钱的梦里醒了过来,他突然间发现,自从选择了这条路,他身上就担起了责任,关系到成百上千人生命的责任。当他决定自己补差价,让病人还能吃上便宜的救命药时,他的钱是少了,但良心却回来了。可不管怎么样,他干的都是违法的事。因此,他声嘶力竭地朝警察喊出了他内心的愤怒与无奈,他是为黄毛喊的,同时也是为自己“他有什么罪!”他有什么罪?这也是我们应该思考的。好在我们的国家在进步,抗癌的进口药已经实行了零关税,这样的无奈以后将不会在中国发生。

文|欧阳欣

这部电影更令我感动的是它本身。它为中国电影开创了新纪元——中国人也是会反思和思考的。当荧屏上“希望”两个字放大时,我看到的,也是中国电影的希望在冉冉升起。我原来看电影会习惯于挑剔视听语言,挑剔电影感。可对于这部电影,就显然行不通了。夏布罗尔在他的《如何拍电影》中也提到“真正完美的摄影,是看不出摄影的痕迹”。本片大量的手持拍摄和恰到好处的灯光效果,都使这部电影将现实与梦幻完美的结合,创造出了最美的效果。正如忻钰坤导演所说“电影可以不止于电影”。没错,《我不是药神》已经超越了电影,它是一面镜子,提醒人们反思着自己。

最近很火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放映第一天豆瓣评分就高达9.0,昨日票房已超13亿,可见其受欢迎的程度,我也抽时间走入影院观看了这部电影。电影反映的客观事实给我带来了思考,让我不禁要问一句:法大于情,钱大于命? 我相信很多看了本片宣传的网友起初都会以为这是徐峥自导自演的电影,其实不是,这部电影由青年导演文牧野主导,徐峥参与监制,为此徐峥特地发微博澄清,并极大地赞赏了文牧野,评论他为“新导演中的奇葩”,并且表示自己很幸运。这是一个极高的评价,给了导演一个极大的肯定和支持。文牧野导演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在拍《我不是药神》以前拍的都是短片,这是他进军电影的第一部作品。 导演文牧野在路演的时候曾说“比起票房,我更关注的是观影人次,希望有更多的人观看这部电影。”显然导演是希望将电影的价值观传达给大众,让大家正确的对待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不完满,能够满怀希冀的活下去,一如程勇在法庭审判时的发言: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这部电影一下子刷新了我对“猪哥哥”的印象,他不再是我童年记忆里笨头笨脑的猪哥哥,而变成一个有血有肉,仗义救人的“药神”程勇。也让我重新认识了王传君,他不再是那个中文磕磕绊绊的关谷神奇,而成为一个在病痛边缘挣扎却无比坚强的父亲,即便在最后他选择了自杀,也无法抹去作为人父的伟大和勇敢。 故事要从王传君扮演的白血病人吕受益说起,吕受益在得知自己患病之后几次三番想寻死,因为儿子的出生而放弃了自杀的念头,可是治疗白血病的药物格列宁太贵,为了治病,他已经变耗光家底。当他得知程勇(徐峥)可以走私印度药时就带着资料找上门,希望通过徐峥买到印度格列宁,这是一种和德国格列宁有相同药效,但价格远远低于正版的救命药。 程勇原是拒绝的,后因老父病重急需手术,他铤而走险,从印度带回了格列宁。通过吕受益,刘思慧,彭浩,刘牧师等人的帮助,一下子打开了销路,拿到了印度代理权,赚的盆满钵满。然而不再为钱担忧的程勇阴差阳错砸了假药贩张长林的场子,并因此得知贩卖假药要判八年至十五年有期徒刑,情节严重者可判无期,这让程勇退缩了,他把自己的代理权给了张长林,用自己买药的钱开起来服装厂,过起平淡的日子。 金盆洗手的程勇再次出山也是因为吕受益。张长林把要价从五千抬到了两万,虽然比正版药价低了五成,但对于患病多年的慢粒白血病患者而言依然是天价。无良的张长林为了一己私利最后被人举报,众多病友也因此失去了印度格列宁的来源,而吕受益就是其中一人,当他的妻子再次找到程勇时,他已经半年没吃药了,病情进入急变期,只能等死,他不想看着妻儿被自己拖累,选择了自杀。这件事刺激了程勇,他再次卖起了印度格列宁,这一次他按照进价500元出售,为的是救命而非挣钱。 浩子的死也给了程勇极大的刺激,使他下定决心将药买到全国各地,即使这个时候印度方面迫于政府压力已经停产,他们只能从药店通过零售的方式按照两2000元的价格购进,他也不改500元的售价。为此他得到了病友们给予的“药神”称号,并获得了大家的拥护和包庇。但是即便如此,程勇还是被抓,法不容情,他被判了刑,于是出现了最后一幕长街送别的情形,病友们摘下口罩目送他入狱。活在无菌环境的白血病人,摘下口罩表达的是对程勇的敬意与感激。这一幕让许多人落泪,我也不例外。 电影里监察长抛给曹斌的那句“法不容情的事儿,这些年你见得还少吗?”,让我看到了曹斌的无奈。生而为人,他知道生命的可贵,也知道程勇所做的是一件善事,他不想继续追查下去。但是作为警察,他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一个做警察的职责,接下案子他就必须将犯罪者缉拿归案。这样左右为难的状态最终因为浩子的死而终结,他选择了放弃这个案子,站在情这边,老太太那一句“我不想死,我想活着”,程勇那句“他才20岁,他犯了什么罪,他只是想活下去。”当活着以游走在法律边缘的方式进行,活着就变成了一种罪,变成别人也无可奈何的罪。 电影里程勇说服印度制药厂厂长时说过一句话“命就是钱”,这句话让人震耳欲聋,对于病友而言,钱就是续命的良药,高昂的手术费,医药费足以将一个小康家庭拖垮。而对于药贩子而言,命就是钱,这些病友的病是他们赚钱的保障,无论是投入大量经费研发的正版药商还是昧着良心贩卖假药的药贩子,或是像程勇这样“行侠仗义”的药神,都是因为病而游客销量。只是三方挣钱的性质不同而已。 正版药商投入大量经费研发新药,为的是更好的战胜病魔,还患者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是因为前期科研经费投入巨大,资金回笼困难,便通过高定价回笼资金,这一点作为商人无可厚非。但是作为药商,一个“药”字关系到人的生命其商业性质就似乎不在那么明显了。这里面夹杂着人道和良心,无法用简单的金钱去衡量。如果仅仅只是站在投资研发者的角度,保护正版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放在药商的角度就多少显得略缺人道精神了。 至于贩卖假药,坑害病友的假药贩子则是丧尽天良,为了一己私利,利用病人疾病乱投医的心理,大肆贩卖假药,这种人视生命如草芥,我心里痛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就如电影里的张长林,拿到印度格列宁的代理权,生生将价格从五千提到一万,最后抵不住内心的贪婪有涨到两万,为此付出了被人举报,唾弃的下场。 而像程勇这样以身犯险,为了救命而非为了钱的药贩子,一方面他是犯了法的,走私,侵权,样样都是罪,但另一方面他又是有血性的好人,见不得病人因为药物昂贵而选择等死或是自杀选择铤而走险贩卖盗版药品。这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是一个受人尊重顶天立地的好人。 电影里说“命就是钱”,但是生活中时常却是“钱大于命”。纪录片《生门》讲述了血淋淋的真实故事,那些为人父母的大人因为孩子可能有先天性疾病就选择放弃小孩,当他们在徘徊于“要”与“不要”之间,我看到了生命的廉价。医生苦劝孩子的父母“先交一万块钱,试一试,给孩子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但是很多家庭贫穷到一万块也不愿出或者说是出不起,他们不愿意用一万块钱换一条命,命在这个时候根本不如钱来的有价值。 在朋友圈里时常出现的水滴筹也让我感慨生命的廉价,微信一元两元,五元十元的捐赠卖掉的是病人和病人家属的尊严,换回的却未必是拿钱续命的美好结局。筹钱未必能够真正救穷,救得了一时,却救不了一辈子。正如电影里所说的,“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因为穷,牺牲了孩子的教育,让他在大山里摸爬滚打,在山里平淡一生;因为穷,断送了救命的机会,让病人在床榻间苦苦挣扎却束手无策;因为穷,放弃了一个已经来到世上的生命,甚至连一声啼哭也不愿让他响起。人的命真的是不值钱,贫贱的生活让穷人连都不知“希望”为何物,“生命”为何物。 法不容情,钱大于命,事实如此,生活的无奈让很多人绝望,但庆幸的是电影给了我们希望,法院对程勇从宽处理,并将格列宁纳入医保,给了部分病友生的希望,也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国家越来越好的景象。

希望这部电影的成功不是中国电影的一个高峰,而是新阶段的一个起点。我们这代影人的肩上,也有很重的责任。拍电影,也要有良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欧阳欣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亚洲城游戏平台,© 本文版权归作者  VIC.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ca88官网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人心不能够,笔者不是药神

关键词: 亚洲城ca88平台 ca88官网